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455章 法器平事
    ♂nbsp;   第1455章 法器平事

    高级法宝!

    一听段皓这话,苦竹几人看向灵戎阵盘的眼神,变得极为热切。

    末法时代,法器已成镇压一宗气运的宝物,何况品质远在法器之上的法宝?更不用说这次段皓炼制,还是一件险些成为高级法宝的奇珍。

    “宗主,这块阵盘,可有什么说道?”何棋友吞着口水,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周莯苦竹闻言,连忙凝神聆听。

    段皓微笑祭起灵戎阵盘,几道法决打进去,阵盘灵光大盛,无数符文结成飘带从中冲出,一头勾连跨界传送法阵,一头勾连纯阳锁阴阵。

    两座法阵齐齐一震,竟在几人眼前,缓缓光化,相互重叠。

    苦竹拜入段皓门下许久,已经多次见到段皓施展仙家手段,尚能保持镇定,可周莯与何棋友,哪曾看过这种逆天手段?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这是传说中的融阵?”周莯肩负灵植道统,眼界比何棋友高上一层,看着面前这一幕,浑身发颤,突然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段皓轻声笑道:“你竟然知晓融阵?”

    周莯面色大变,看向段皓的眼神,变得极为敬畏,何棋友大惑不解,低声问道:“老婆子,什么是融阵?”

    周莯悄悄看了段皓一眼,发现后者没有不满,这才低声回答:“顾名思义,融阵,乃是将两座或者多座阵法相互融合,形成一座威力更加强大的崭新大阵。老身师门,传承于上界,虽然丢失大部分传承,总归还有几枚记载秘闻的玉简流传下来,其中一枚,恰好提及这种神乎其技的秘术!”

    何棋友咂舌:“阵法也能融合?要不是亲眼得见,老夫岂敢相信,世上竟有这种秘术?”

    “当年老身在师门玉简看到此事,同样将信将疑,哪想,今天有幸得见宗主施展。”周莯连连叹息,频频看向光化融合的两座阵法。

    眼见这对夫妇一问一答,不断吹捧段皓,苦竹不屑的同时,终于明白,为何段皓仅对他们,许下管事之位。

    这俩人,可用,却不可信!

    默默将这俩人和赵斌,一并划入需要提防的名单,苦竹轻咳一声,打断他们越拍越响的彩虹屁。

    无视这俩人幽怨的神色,苦竹把他们派去阵外,观望昆仑派的反应,免在眼前讨嫌。

    “小人用得好,亦能够成事。”段皓知晓苦竹瞧不上这俩人,故意打趣。

    苦竹满脸无奈,屈指说道:“几位师娘,背后皆有宗内强者支持。王唯、鹤千子,已经摆明中立态度。师尊,宗门目前的情况,已经极为复杂了,您又给杜若招来赵斌这位老师,现在加上这俩人……唉,您倒是甩手飞升了,可弟子与大师兄,实在有苦难言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小场面你就开始叫苦,等你去灵空仙界,岂不是要躲开诸多仙道大宗,做一名闲云野鹤的散修?”段皓戏谑看了苦竹一眼。

    苦竹闻言不惊反喜,这次抱怨,他隐隐藏着试探,只因看到东方永接下沧澜宗外门大权,他与白丹青就有预感,段皓会将沧澜宗交到这名三师弟手中。

    眼下听到段皓谈及自己飞升灵空仙界,苦竹心中已经大定,知晓相比即将接管沧澜宗的东方永,自己已被段皓列入飞升名单中的一员了。

    接连告罪几声,苦竹岔开话题,转而询问融阵之法。

    面对这名嫡传,段皓没有藏私,不仅当场将融阵秘术拓成玉简,而起一边演示一边讲述其中关窍,顺便嘱咐苦竹回去传授给柳丙丁。

    相比段皓师徒忙于传授道法,昆仑派主峰,议事大殿,桑松道人挥退赶来禀告何棋友周莯两人叛离一事的门人,对着天镜真人冷冷说道:“即刻派人前去祖地深处要人。”

    “回禀祖师,这无凭无据,段天南,岂会将人交出来?”天镜真人满脸为难,推托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八十一座养剑蓄气大阵,眼下尚未激活,我们虽然不能直接与他翻脸,但是派人上门利用两名叛徒试探一下还是可以的,毕竟他段天南也是忙于调整跨界传送法阵。”桑松一甩拂尘,眼神如刀逼着天镜真人。

    天镜真人见状没法,只得忍着不满,带上天澈离开主峰,架起两道遁光向段皓几人所在方位赶来。

    遥遥看到天镜和天澈过来,何棋友与周莯不敢怠慢,连忙躲进阵法,赶去段皓座前禀告。

    “宗主,天镜上门,肯定知晓我们在天妙峰所为。”何棋友满脸忐忑,生怕段皓为了应付昆仑派,将自己两人交出去。

    段皓好笑看了他一眼,派出苦竹:“去,请两位昆仑掌门进来一见。”

    苦竹应声下去,何棋友得不到保证,心中越发不安,好在还有周莯拉着,否则这老货,恐怕已经吓瘫了。

    天镜真人与天澈道人很快就被苦竹带了进来,看到何棋友与周莯侍立在一旁,天镜还好,天澈性烈如火,直接冷哼出声。

    “昆仑天镜/天澈,拜见段宗主。”天镜上前打了一个道稽,天澈只得跟上,自从天元城一事,面对段皓,两人已经不敢平辈论交。

    段皓抬手示意,两人起身一旁,寒暄几句,天镜直接质询何棋友周莯两人诛杀昆仑门人,逃窜到此一事。

    “是非黑白,想来天镜掌门心中有数,你们昆仑派因为落星缘故,既然将他们两人限足软禁,自然不能指望人家对你们昆仑派继续保持忠心。”

    段皓闻言大笑,右手一扬,从紫金镯中取出数件法器:“几名普通门人,这几样法器,想来足够弥补了。如果段某这个答复贵宗还不满意,那就只能手上做过一场了,毕竟他们已经拜入我沧澜宗,段某于情于理都得出面平事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灵光闪烁的数样法器,天镜真人与天澈道人相视苦笑,来时他们已经预想段皓诸多反应,唯一没有料到,便是段皓为了保下两人,竟然丢出几样价值不菲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呼,既然段宗主开口,天镜还能如何?罢了,此事就此揭过。”天镜真人收起几样法器,长叹之后,故作惊疑:“咦,段宗主,原先的跨界传送法阵呢?为何贫道没有看到?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