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总算赢了容一和傅深
    云肆眉心一拧,脚下如同生了风,快速跑向容一的病房。

    就见床上的容一痛苦的抓挠自己的皮肤,手指所到之处,鲜血淋漓,身上已经抓出无数条血痕。

    “容一!”

    云肆环顾四周,总算找到纱布,快速上前将她的手捆在床上。

    容一并没有睁开眼睛,只是难受的翻来翻去,使劲儿挣扎着,宛若陷入深深的梦魇、被恶魔缠上。

    陆青赶来,看到这一幕,眉心紧皱:

    “这是剧毒入侵全身的现象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云肆冷声打断他的话,近乎是自我安慰的说:“会有办法的,一定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他看了眼床上挣扎的容一,快速跑出去,在实验室里翻来翻去,最后,找了几味缓解疼痛的草药,快速捣碎成汁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便有了一碗绿幽幽的汤汁。

    他端进病房,喂容一喝下。

    陆青沉默,心里却很沉重。

    如今没法给容一用止痛的针,会一定程度上麻痹人的神经,减少知觉。

    她现在本就很虚弱,再减少知觉,恐怕会再也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草药的效果,又能缓解多少?

    床上的容一还紧闭着眼睛,翻来覆去的挣扎着,痛苦着。

    云肆紧盯着容一身上的症状,脑海里快速思索着办法。

    这两天该用的药都用了,但多数是以提高容一的抵抗力为主。

    而能解毒的药少之又少,完全属无从对抗。

    本以为熬过了昨晚,事情就能好转,哪儿想到,出现了交叉的叠加剧毒。

    这么下去,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一次,他真的没法再救她么?

    忽然,“咚”的一声,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动静。

    云肆和陆青相视一看,立即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们皆是惊愕的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原本躺在床上的傅深,竟然身体微微的抬起,企图爬起来。

    那张脸苍白的如同吸血鬼般,近乎透明,没有丝毫一丁点的血色。

    “傅深!”陆青快步过去扶住他,关切的问:

    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一呢?她在哪儿?她去哪儿了?”傅深迫不及待的追问。

    陆青安慰道:“你放心,她没事,只是……只是你的情况比她更严重,这个剧毒会传染,为了避免你将他传染得更严重,所以你暂时不能见他。”

    太了解傅深的性格,陆青随意扯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原本激动的傅深总算冷静了些,看着裹得厚重的两人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全身还冷得彻骨,皮肤也没有丝毫的血色,苍白如同覆盖了张白纸。

    容一之前也是这样,可现在,竟是他更严重了?

    他想思考,但身体过于沉重,大脑意识更是无法集中,没有丝毫力气去想问题。

    他只能紧抓住陆青的手说;“无论如何,一定要医治好一一,她还太小,她应该有更好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们会尽力,你先躺下,我给你做下检查。”

    陆青扶着他在床上躺下,心里有些激动又好奇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沉睡、毫无动静的傅深怎么会忽然醒来?这是好迹象还是坏的?

    傅深想到容一,想见容一,十分的配合。

    他躺下,正想说话,可是大脑忽然传来一阵阵眩晕,紧接着,全身的力气也在被抽空。

    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体力一丝丝的蔓延出去,伸手想要紧紧抓住陆青,可还没来得及用力,手便重重的垂下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睑沉重无比,如同泰山压着般,不受自控的合上,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傅深!傅深!”陆青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云肆已经快速走上前,给傅深把了脉,又看了看心电图。

    “滴……滴……”心电图已经趋于一条直线,在渐渐的拉直。

    他道:“是回光返照,需要急救药物。”

    急救药物?

    陆青想到之前他让梵星辰买东西时,考虑到这种情况,有加一味急救的西药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拿!”

    他快速跑回那堆还未来得及分放的物品前,快速翻找出药物。

    这药物是F国近日的最新研究,是治疗心脏病、心脏衰竭、呼吸急促等药物的升级版,可以在急性窒息时,让人缓过来。

    争分夺秒般跑回病房,陆青将药塞进了傅深口中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原本脸色已经乌青的傅深,竟真的渐渐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心电图,也渐渐的恢复。

    陆青瘫坐在椅子上,脸色十分沉重:

    “本以为傅深的体质好,没有任何的症状,是种好征兆,没想到这一发作,险些要了命。”

    云肆沉默不语,上前给傅深做了一番检查,口吻瞬间严肃,无奈的道:

    “他身体的器官已经全数被病毒侵袭,生命体征十分虚弱。不出预料到话,恐怕、就是今晚了。”

    就是今晚?

    陆青大手瞬间紧握,胸腔一阵阵发紧: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?早上检查时他的身体都还可以,怎么会忽然恶化得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我也无从得知,目前已经无法挽回,多个器官的衰竭,类似于同时得了肾癌肝癌肺癌等。即便是华佗在世,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云肆说到这些,眸子里也升腾起控制不住的担忧。

    想到容一,他说:“你负责照顾傅深,我去看看容一的情况,倘若……倘若她也是如此,那至少让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在一起”四个字,他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喉咙宛若是哽了块石头,咯得生疼。

    他索性转身进了容一的病房,背靠在门上,沉重痛苦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傅深那么好的体质,都恶化到这一步,容一她……她还可能好么?

    另一边,山巅之上。

    特助惊喜的走到东方墨跟前禀告说:“先生,成功了!

    安排的人顺利在陆青采买的药物里加了鸠毒。傅深已经吃下,短短几秒钟内,便出现了全身器官的衰竭!

    不出意料的话,他活不过今晚,他若死了,以容一对他的爱,又活得了多久?”

    东方墨脸上终于升腾起一抹喜色,鸠毒是古今中外都知道的剧毒,况且他们本就中了剧毒,如今再加上鸠毒,必死无疑!

    这一世,他总算赢了!总算赢了容一和傅深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