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百七十一章:一群疯子
    托尔斯泰,身为远东土著,崇尚武力,他当然不怕打斗,但他现在是沈七夜的向导,如果在打斗过程中受伤,那么绝对会对接下来的行程大有影响,所以他选择了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坚持呢?”张铁眉头一挑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身后的壮汉已经走到了托尔斯泰的跟前,戏虐的说道:“老毛子,你是不是不敢?我可以让你一把刀。”

    托尔斯泰大怒,在他的词典里,压根就没有害怕这个词。

    正当他想答应时,坦克直接将托尔斯泰拉到了身后,因为坦克的力量太大,直接将他拖倒在雪地上,如果换成别人,托尔斯泰早就爆走了,但是他知道,就是十个自己,都绝对不是坦克的对手。

    托尔斯泰只是希望坦克不要下狠手,免得被张铁惦记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打。”坦克说道。

    张铁一愣,他跟前的高手也跟着一愣,他们刚才只顾着找托尔斯泰算账,却忽略了坦克的存在。

    托尔斯泰那么大的个子,竟然被坦克一手推倒,明显就是个高手啊。

    “黑子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,希望你别让我失望。”张铁看了一眼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黑子点头,走到了根克跟前说道:“你想找死?”

    坦克淡淡的说道:“鹿死谁手,只有动手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坦克与黑子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瞪着对方,却不出手,他们两人之间的空气瞬间就充满了爆炸性,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富二代们,纷纷开始起哄。

    “黑子,快出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证明你的时候到了,只要你能打死这个大个子,张少就能收你做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年薪一百万起步。”

    “快打死他!”

    …….

    呐喊声,咆哮声,瞬间将现场的气氛推到了高潮,黑子率先发动了抢攻,提气拧拳,一拳攻向了坦克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躺下吧。”

    黑子原本是省里的散打亚军,今年退役,为了博得好前程,这才心甘情愿的陪着一帮大少来远东狩猎,这一拳几乎是下足了他的本钱,连空气被打爆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拳风都快到坦克跟前时,坦克依然一动不动,黑子不禁加大了这一拳的力度,准备一拳姜坦克打飞,博得满堂彩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轰的一声蒙吭,黑子刚猛无比的一拳,准确的砸在了坦克的胸口,但是坦克却是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张少懵逼,他身后的一帮大少跟着懵逼,连黑子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他这一拳足以把狼狗给打晕,但是坦克竟然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啊!”黑子瞳孔涣散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吃饭吗?”坦克吐了一口吐沫星子说道。

    噗嗤一生,黑子的豆饼脸猛的血红,像是一个被羞辱的小媳妇,从头红到尾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是怕一拳打死你,才用了三分力,这一次我可要使出了全力了,哈!”黑子倒吸了一口凉气,在此一拳轰出,这一拳他几乎是已经使出了全力,但是坦克依然微丝未动。

    第三拳!

    第四拳!

    第五拳!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最后连黑子自己都不知道出了多少拳,但是坦克依然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从体型上看,坦克确实比黑子大出了一圈,但是黑子可是名副其实的散打王,亚军的存在,普通的二十几个小混混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但是他头一次进入远东就遭遇了坦克,黑子几乎都快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我不信,我不信我打不倒你。”黑子捂头尖叫,随即将出拳换成了出腿,但是依旧毫无建树。

    白玉堂都看着郁闷,他对黑子的过去不了解,还以为他在放水。

    “这个大个子是不是有病,坦克哥站着让他打,他都打不倒。”白玉堂撇嘴说道,他说这一番话的前提是对坦克的实力不了解。

    托尔斯泰却摇头说道:“不是他太弱,而是你朋友太强了,这是绝对力量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白玉堂懵逼,他知道沈七夜很强,但是难道他的一个小跟班,坦克也很强吗?

    “大叔,什么叫绝对力量?”白玉堂懵逼问道。

    托尔斯泰面露高山流水的敬仰说道:“黑子的一拳有三百斤的力量,那就代表他三百斤的抗打力量,但是你的朋友一拳有五百斤的力量,那就代表他有五百斤的抗打力量,黑子的一拳只有他一般的力量,根本破不开防御,这跟你们华国的硬气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在强的武道,都要配合绝对力量运用,跆拳道如此,截拳道如此,空手道,军体拳,国术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个练武几十年的小矮个,绝对不是一个奥运举重冠军的对手,一个精通武道的高手,也远距离也抵抗不了一颗热武,这便是绝对的力量。

    只有把力量练到了极致,才能超越普通人的范畴,而坦克的绝对力量比黑子强出了一大截,就算坦克让他站着打到天黑,坦克没事,他自己首先就要累吐血。

    白玉堂恍然大悟,原来坦克会硬气功啊。

    “坦克,该上路了。”沈七夜看了看天色说道。

    沈七夜都这么说了,坦克也懒得在玩下去,簸箕般的大手探出,一把就揪住了黑子的脖颈,哗啦一声,坦克将黑子如同提鸡提鸭般提离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服不服?”坦克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黑子瞬间就觉得踹不上气了啊!

    他在空中四脚乱登,如同一只皮皮虾般动弹,求饶道:“服,服,我服,快放我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坦克听从了托尔斯泰的建议,正准备将黑子扔出去时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张铁上前一步吼道: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第二个富二代同样上前一步,眼眸猩红的叫唤道,“杀了黑子,快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第三个,第四个…这一群衣着光鲜的富二代,统统都站在黑子对立面,如同疯子般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正是中午,在远东林区的某处,艳阳高照下,一群富二代将坦克与黑子团团围住,声嘶力竭的吼着让坦克杀了黑子,那绿油油的眸光,如同一群野狼般嗜血,而且充满了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黑子可是他们的同伙,但是张铁等人却让坦克杀了黑子,这一幕像极了惊悚片。

    “这群富二代,到底是人还是鬼啊!”白玉堂惊悚无比的想道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