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又能怎样
    深夜,圣城今天仍然一片热闹,人们所讨论的话题,还是关于这次评选的,不过昨天,大家聊得都是比较看好谁,而今天,大多话题,都集中在唐豪身上。

    作为欧洲主教德尔的独子,唐豪身上一直都聚集了不少目光。

    当初唐豪深陷炼狱,德尔带领数十名高手营救的事,也早就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大多人心中,唐豪就是一个只会坑爹的废物,性格也尤为懦弱,可今天唐豪的表现,让他们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圣城外的一个夜市当中,唐豪跟在张玄身旁,“哥,今天外面可不太平啊,我爹专门嘱咐我不要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玄翻了个白眼,“要的就是不太平,太平谁还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有点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唐豪疑惑。

    张玄拍了拍唐豪的肩膀,“你了解炎夏文化,理不理解快刀斩乱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唐豪想了想道“将麻烦捏成团,一刀全斩了”

    “呃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。”

    张玄叹了口气,“走吧,去鬼市多绕几圈。”

    张玄带着唐豪,一路来到鬼市,今天两人,不再像昨天那样,反而表现的如同先前的巴勒特一般,拿起这个东西看看,那个东西玩玩,也不买,就在那膈应人,一下子就被人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德尔克么”

    “他好狂妄啊”

    “能不狂妄么

    两项评选第一,如果没有意外,这次德尔主教仍接管欧洲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说的不错,但我觉得,他全是靠运气,自身实力还是那么低微,凭什么张狂”

    “就凭他是欧洲主教的继承人,这够了么

    他狂,你敢说他”

    “看着吧,我们不敢做什么,可有人敢做,真想不明白,就他这样的实力,在这个关键点不藏起来,还往出来跑,这出来简单,再想回去,可就难了”

    “嘘你想死啊你,小声点,这种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,快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的议论声响起,张玄跟唐豪就跟没有听到一般,继续大摇大摆的闲逛着。

    安德烈的身影,从鬼市前方出现,径直朝张玄走来。

    “张玄,看样子,今天心情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走到张玄面前,“手段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安德烈大人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张玄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过奖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摆了摆手,“你不过一个狱卒,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教几位主教做事,我只给你一个狱卒的身份,是不是太委屈你了,依我看你今天的表现,最起码也应该给你一个掌控使的身份啊,你说对不对”

    张玄脸上露出一副思索的模样,随后打了个响指,“如果能把安德烈大人你掌控使的位置给我,其实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的东西”

    又是一人,从安德烈身后走了出来,看着张玄,呵斥道,“小小年纪,口无遮拦,掌控使这等身份,是你能够调侃的

    见到自家大人,不行礼问好,还敢站着说话,不懂规矩么”

    张玄看向说话的人,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西方面孔,一张脸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狱卒张玄,我问你,见到我,为何不问好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冲张玄质问道。

    安德烈开口道“张玄,这是迈尔斯掌控使大人,你与我关系不错,不问好便罢了,但规矩还是要守的啊。”

    张玄顿时明白,这安德烈已经和自己撕破脸皮,没法拿身份来压自己,索性就又带了一个人来啊。

    迈尔斯双手背在身后,再次出声道“狱卒张玄,见到我,为何不问好”

    “迈尔斯,你好大的官威啊”

    唐豪此时出声,“若说身份地位,也该是你见到我先问好才对”

    迈尔斯神色变幻,出声道“德尔克少爷,你虽是主教继承人,却还没任主教之位,在职位上,我可不必向你行礼,倒是这狱卒张玄”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唐豪不耐烦的瞪了迈尔斯一眼,“张哥是我的恩人,你让我的恩人给你行礼,不如也让我跪在你面前可好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笑了一声,“德尔克少爷,我们不过来开个玩笑,你知道,张玄身为狱卒,是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,我这次来,是有事找他,关于会内的事,德尔克少爷应该不会插手吧。”

    德尔克神色变幻,没有出声,他现在到底还不是主教,以一个主教继承人身份插手掌控使的事,的确不符合规矩,在现在这个情况下,很可能会被人拿出来做文章。

    “走吧,张玄,我们去聊聊别的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上前,搂住张玄的肩膀,带着张玄朝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迈尔斯则站在张玄另外一侧,让张玄根本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“安德烈大人,你”张玄刚开口,直接被安德烈打断。

    “够了,我没心情陪你玩这些文字游戏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不耐烦的开口,“姓张的,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我是掌控使,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狱卒,哪怕德尔大人依旧能连任欧洲主教,我也能在他坐实主教位置之前,要你的命,那地狱牢笼旁的城市,是你的势力吧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人数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迈尔斯也开口,“我在想,如果直接把那座城给毁了,你的表情会有多么精彩。”

    张玄微微皱眉,“你俩威胁我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能威胁你么”

    迈尔斯反问道,“一个小小的狱卒,以为能在几方之间周旋,殊不知,在我们眼里,你就如同一只下水道里的老鼠,不过只会乱窜而已,又脏又臭,让人恶心,真想捏死你,也不过是顺手的事情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玄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自己好好考虑一下,你要记住,你就算再对德尔主教有恩,你到头来,也只是一个狱卒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将张玄带入一个巷子当中,“哪怕这一次,你助德尔主教重新坐稳欧洲主教之位,德尔主教,也无法破格将你提升为掌控使,退一万步来讲,就算你成为掌控使,那又如何,看看你的前面。”

    张玄抬头,发现,在他的身前,正站了十多道身影,全部都身穿掌控使服侍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