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1章 番外
    番外一

    某日清晨,八点不到的时候乔其乔就被人电话叫醒,“乔其乔,你一定要出来见我一面。”

    打来电话的人是麦家琪,乔其乔都不知道这人是从何知道她的电话。不过只要有心,以她的身份地位,自然也是不愁这点儿事。

    她连妆也没画,随便穿了件连衣裙外面罩了件长毛衫便开车出门了。到了指定的地方,她推门而入,便看到那个戴着墨镜穿得一身黑色的麦家琪坐在角落里冲她招手。

    当对方取下墨镜的时候,乔其乔这才发现麦家琪双眼红肿,大得像两颗杏仁儿,看起来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些沙哑,依旧带着浓浓的港腔“我同李尔,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乔其乔诶了一声,然后了一句“关我什么事”她目光真挚,看着麦家琪。表情还一脸困惑,仿佛不甚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不合身的衣服总归是要脱掉的,即使再精美华丽,也只能欣赏罢了。”麦家琪叹了口气,举了下手里的咖啡,脸上的笑容有些苦,“以前的事情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我害你更多。”乔其乔轻哼一声,“我们可不是朋友,以前不是,以后也不是。所以不要同我对不起,咱们之间不需要道歉,因为来就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真把麦家琪逗笑了,她噗嗤了一声,“你这人,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如果只是这个,那就没什么好的了,你好好照顾自己,我先走了,下午还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乔其乔你等一下。”麦家琪喊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已经起身的乔其乔又转了回来,颇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“干嘛”

    “李尔一个人带着孩子。他有什么麻烦的话,还请你照顾照顾他。”麦家琪表情真挚,眼神里露出的,绝对是恳求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他是我哥,能帮一定帮。”

    完这句之后,乔其乔甩着钥匙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尔早就同她过,自己和麦家琪过不下去。她实在是过于多疑敏感,让他活得很累。最后只能用很多疯狂的途径释放自己,玩得也是越来越过。虽然乔其乔多次规劝,但真的没用。因为一个人的心累到了临界点,所作的事情,只是为了放松而已。

    大概最后大家各自相看两厌,终于选择不再互相折磨了,便就这样散了。以往的坚持就如镜花水月一般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合则聚,不合则散。虽然听起来铁血无情,但这就是人间真理,强留都没用。

    乔其乔早就约好了刘念杜郁蝶等人,今日上午十点去看望丁咚咚。因为今日,是她的忌日。

    丁咚咚最后还是没撑住,因为肾脏衰竭抢救无效,宣告死亡。

    死的时候,她不过二十二。脸蛋漂亮,风华正茂。可以是死在了最好的年华。

    乔其乔读完了大学,用另一种途径拿到了丁咚咚的毕业证。在六月份的时候,和钟间一起,将毕业证在丁咚咚的墓碑前烧给她了。那日阳光毒辣,晒得人不住脚。乔其乔的额头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。等到她和钟间一起离开的时候,她才看到不远处着陆胄。

    他颓废了很多,胡子没刮,眼神憔悴,而且瘦得厉害。再也不是那个六公子,而是一个失意的男人。

    陆胄最后也离了婚,京城里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。后来有人他去参军了,申请驻守边防部队,到现在,也没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而今天,乔其乔等人去扫墓的时候发现丁咚咚的墓上已经有一束鲜花。十朵香槟玫瑰,用粉色丝带系好,上面还沾着露水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香槟玫瑰,是丁咚咚最喜欢的花。

    墓碑被擦得干干净净,丁咚咚的彩色照片上还挂着笑容,那样的可爱,好像还在冲着她们想要完没有完的话。

    人生总有遗憾,不可能尽善尽美。

    就像丁咚咚所的,“你看,我们两人之间总有一个会得到好结局。”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句话,乔其乔都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她在丁咚咚的墓前,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声的到,“咚咚,如果你还在的话,你一定是孩子的干妈。我想好了,这个孩子叫和颐。颐是周易中第二十七卦,研究颐养之道,在于自食其力。观此卦象,君子应当谨言慎行,避免灾祸,节制饮食,修身养性。要孩子以后像我一样聪明,好不好”

    在一边的刘念笑了出来,“没见过有人这么夸自己的,你至于吗”

    “这是大家公认的,我只是出了事实,哪里有夸”乔其乔佯装怒,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刘念只得求饶,“好好好,是事实,的确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乔其乔的手机响了起来,她接过一看,是钟间的电话。钟间在那边例行询问了一句,“听纪著,你今个儿又没去上班”

    纪著调回了武汉,没再诸回的手底下工作了。这是外放,到时候还是上回京的。放到了这里,自然是有人照应,也不怕他没人看着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今天我来看咚咚,不能有个例外吗”乔其乔的口气颇有些撒娇的意味。

    钟间在那边听到这样的语气,嘴角不禁有些上翘,但话还是不含糊,“工作上的事情不能打折,一切都要走个程序。这次我给你把假条给写了,不能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最亲爱的钟部长。”

    乔其乔又在电话这边了几句,这才挂断了。

    大学毕业之后的乔其乔,果然进了市政府工作。为了帮助纪著,她便先去了纪著要去的部门呆了大半年,这其中的人事关系,她可谓是在纪著来之前就是摸了个底朝天。所以纪著即使是贸贸然上任,工作展开得也是如鱼得水,非常的顺利。大家都只道是这个新主任懂行情、会做事、有能力。殊不知,他还有个隐形帮手。

    不过乔其乔年纪轻轻,倒是很懂得藏拙。但就因为隐藏得太好,所以连升两级的时候便有人开始窃窃私语,她这么年轻,肯定是靠潜上位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乔其乔背后到底是谁的关系,她一来没让人知道她是钟间的妻子,二来也没人知道她是胡修云的女儿,更没有人知晓她算得上是纪北喻的“女儿”。这样的身份,如果走漏了风声,还敢有人在她的背后闲话

    不过她把这话告诉钟间的时候,钟间只是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儿,了一句,“至少这肯定了你长得不错,还有人愿意潜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的乔其乔恨不得张牙舞爪的朝钟间的脸上招呼,但是看到他笑得那么好看,乔其乔还是缩回了手。而且钟间又做了那么好吃的饭,她便更舍不得下手了。

    番外二

    “田叔叔,田叔叔,我要见爸爸。”

    一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突然出现在田阳的面前,那个长得颇为精致的姑娘身后还带着个岁把大的稚儿。那个男孩儿长得也很可爱,牙牙学语,嘴里不知道在叫着什么,不过也是哭得一脸伤心。

    “和颐你怎么带着和雍到这里来了”田阳忙不迭的抱起和雍,牵上和颐,这才往大门里走去。

    和颐哭得抽抽搭搭的,她一手被田阳抓着另一只手胡乱的抹着脸,一双琉球儿似地眼睛都被揉得红通通的,像只可怜的兔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和妈妈吵架了,爸爸不肯回家,我要爸爸,我要爸爸,我不要爸爸和妈妈吵架。”着着,她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姐姐哭了,和雍嘴巴一瘪,也呜呜的哭了起来。这下好了,一大一两个孩儿闹个不停,来来往往的人都看着田阳。他自额间恨不得垂下黑线三条,才能表明他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和颐,到叔叔办公室玩一阵好吗爸爸现在还在工作,等一下再去好不好”田阳弯下腰来,和公主商量。

    和颐吸了吸鼻涕,撅起了嘴,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田阳歪了下嘴,有点无奈。这妮子跟她妈妈一德行,软硬不吃,非要按自己的逻辑来。不是女孩儿应该像爸爸的吗田阳看来看去,也只有眉眼像她爸爸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办公室的门开了,钟间送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”和颐像个炮弹一样冲了出去,钟间刚刚转过脑袋,和颐就伸着胳膊抱住了钟间的腿。

    “和颐”钟间有点惊讶,他摸了摸和颐的脑袋,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妈妈呢”

    和颐瘪了瘪嘴,哭得好大声。和雍走路不稳,歪歪倒倒的也往这边冲了过来,田阳看得心惊胆战,但是那个白团子又不让人再抱,简直就是麻烦。

    “田阳,帮我送一下主任。”

    田阳点了点头,引着那位主任往电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和雍好容易走到了钟间的面前,看到姐姐又哭了,他也忍不住开始了。钟间无奈,“和颐,不要哭了,你看你把弟弟都惹哭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两个团子都抱住了钟间的腿,才不管他了什么,一个劲儿的哭得可带劲了。

    钟间耐心的哄了半天,又是发誓又是许愿的今天一定回家不跟妈妈生气了,下个星期一定休息带他们出去玩之类的,和颐这才止住了哭声。

    她把鼻涕蹭在了爸爸的裤腿上,仰着一张哭得嫣红的脸,“爸爸,今天可不可以早点回去,妈妈做的饭太难吃了,你以后都不要跟妈妈吵架了好不好”

    好容易把她哄得不哭了,钟间自然点了点头。他抱起了和颐,和雍也伸着胳膊依依呀呀的着什么。钟间有点疑惑,看了和颐一眼。和颐不高兴的努了下嘴,“和雍,爸爸我也要抱。”

    和颐像个大人似地伸手点了点钟间的脑袋,“爸爸你有多久没回家了,连和雍什么都听不懂了。”完这句之后,她抱住了钟间的胳膊,蹭了蹭,找了个好位置,不想下来。

    钟间吻了下女儿的发顶,“和颐,等下我要田叔叔送你们先回去好不好爸爸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和颐用力的摆了摆脑袋,她昂着脸的表情特别倔强,“我和和雍陪着爸爸,爸爸下班了把我们一起带回家好不好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,钟间也不忍心不,只得把这两个宝贝抱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和雍哭得累了,坐在沙发上努力想打起精神,但屡屡失败,那双大眼睛每次都是强行睁到最大之后又像拉百叶窗似地缓缓降下,几次之后,他歪倒在姐姐的身上,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”和颐声的叫着钟间,钟间从文件里抬头,看了眼和颐。

    和颐指了指睡在自己腿上的弟弟,“爸爸,有没有毯子给他搭着,弟弟的感冒还没好。”

    最后,两个家伙都窝在沙发上睡着了。钟间也忍不住放下了手里的工作,坐在孩子们的旁边,轻轻的摸着他们的脑袋。

    钟和雍长得像钟间,那眉那眼都像极了。带出去的时候绝对不会错认。不过家伙性格倒是和乔其乔一样儿,古灵精怪,而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。不管别人是来软的还是硬的,她都不吃那一套。

    钟和颐长得像乔其乔,模样儿俊得可以。很听姐姐的话,姐姐哭他就跟着一起哭,姐姐笑他就跟着一起笑。一点儿也不闹心,特别乖的孩儿。据钟间的母亲,和颐和钟间时候很像,话不多,也很乖,喜欢跟着哥哥姐姐一起玩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钟间还是把手机掏了出来,跟乔其乔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半天之后她才接,那边似乎信号不好,乔其乔喂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乔儿,在哪儿”

    “电梯上面,我刚到家,就发现孩子们不见了,和颐给我留了一张汉字和拼音交杂的纸条。”我现在过去你那边。

    乔其乔叹了口气,甚至都忘记自己前几天刚刚跟钟间吵了一架,她也是公务繁忙,如果有空,每日还要赶到幼儿园去接和颐放学。

    “和颐和和雍在我这里,俩孩子睡着了。他们跟我我不在的这几天,你做的饭很难吃。”

    乔其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那都怪你,你做饭太好吃,这俩孩子都不吃保姆做的,非逼着我做。和颐我做的饭勉强能下口。怎么到你那儿就成很难吃了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吧,过来之后咱们去买菜。还有啊,你的护照我给你收了,别想着周末偷偷溜走去埃及。”

    乔其乔啧了一声,“我了有人跟我一起去你不用担心安全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跟你一起去的人是我,要不然你想都别想。”完之后,钟间利落收线,让乔其乔一人在电话那边听嘟嘟嘟的忙音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登时就把手机扔到地上踩碎。

    乔其乔赶到钟间办公室的时候,两个朋友刚刚睡醒。和雍看到妈妈来了,开心得喜不自胜,伸着手就从沙发上跳了下来。乔其乔一把抱住那个家伙,“钟间,我已经三年没有出国玩了,你至于这样吗”

    钟间正抱着女儿在玩iad的游戏,他抬起头来,瞟了乔其乔一眼,然后跟和颐到,“看看,不是爸爸跟妈妈吵架吧是妈妈追来找我吵架。”

    这明明就是挑拨离间。乔其乔抱着儿子哼了一声,和雍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一下,又呵呵的笑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和颐可不是好糊弄的,她声音冷冷,拖长了尾调,“爸爸”

    “恩怎么了”钟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出国玩,我想去迪士尼。”和颐放在了手里的iad,转过身来,抱着钟间的胳膊,可怜兮兮的到。

    “可是爸爸最近很忙啊,”钟间很认真的跟她讲道理,这个家伙从都比别人冷静理智,而且不像个三岁半的孩儿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玩”她不依不饶,眼睛里水汪汪的,就像是下一秒又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和雍也知道姐姐的心思,他伸着圆乎乎的手指着钟间。乔其乔便抱着他过去了。

    刚刚一放下和雍,和雍便手脚并用爬到钟间的身上了,他牢牢的抱住钟间,就像个树袋熊一样,嘴巴里念着,“要去要去,要去要去。”

    而且和颐还赌气似地了一句,“爸爸不陪我,我要我干爹陪我去”她哼了一声,把脑袋埋在了钟间的身上。

    和颐和和雍的干爹,就是靳松竹。当年和颐牙牙学语,一见靳松竹,她就不肯撒手。别人直这两人有缘,后来靳松竹便认了和颐做女儿。

    钟间被他的一双儿女整得是哭笑不得的,他求助的看向乔其乔。乔其乔抱臂看天,完全不予置评。留他一人对付那俩孩子。

    他最怕女儿缠,女儿一缠,钟间的心都软了。最后也不得不应下了和颐的要求,“我们一家四口下个月去好不好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和颐高兴的欢呼了几声,然后抱着钟间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,“爸爸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爱你”和雍也模仿姐姐话,踩在沙发上面蹦了几蹦,也想够到钟间的脖子,但是老不稳,钟间伸手把他抱住了,和雍呵呵直笑,糊了钟间一脸的口水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。”和颐又喊乔其乔,她坐下之后,和颐拉着乔其乔的手,“妈妈妈妈,我们去东京迪斯尼玩,好不好”

    乔其乔白了一眼钟间,又和颜悦色的对和颐,“好啊,和颐想去哪里咱们就去哪里。记得提醒你爸,他这人记性很好,但是忘性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爸爸,不许忘了,不许忘了”和颐瘪着嘴,一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钟间连连好,和颐还是一脸狐疑。被女儿这样怀疑,钟间也颇感挫败,只好叫田阳进来,当着女儿的面,推了他下个月月初的所有行程。和颐这才高兴的笑了起来,一张脸儿不知道有多好看。

    田阳摇了摇脑袋,路过乔其乔身边的时候声的冲她了一句,“你这一双儿女,又是妖孽又是宝贝儿。”

    “妖孽是和颐,宝贝儿是和雍吧”乔其乔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田阳点了点头,“我家壮壮见了和颐都不撒手,非要跟她玩儿。”

    壮壮是田阳的儿子,大和颐一岁。模样生得俊,平时一副非常骄傲的模样。但是看到了和颐,就马上俯身为奴,鞍前马后的跟保镖似地。和颐可嫌弃他,总是理也不理。不过最近在乔其乔的开导下,两个孩儿还是玩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下个月月初你也请假带着壮壮和夫人一起出行”乔其乔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让夫人带着壮壮吧,我实在走不开。”田阳点了下头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时间也到了,乔其乔抱起和雍,同钟间一起走出了办公室。钟间还在哄着怀里的公主,“和颐,想吃点儿什么啊,爸爸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想吃鱼,想吃牛肉。但是最想吃鱼”她思考得可认真了,掰着指头一下一下的数着,“爸爸今天做鱼给我吃好不好”

    和颐开口,钟间哪有不的时候。他连连点头,又在她头顶吻了一下。和颐伸手抱住了钟间的脖子,爱娇的窝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乔其乔走在前边儿,哪知刚出办公大楼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李尔。他一脸笑意,“怎么,我们钟部长还是不同意你跟我一起去埃及”

    话的时候,他接过乔其乔手里的和雍。和雍看到了李尔也呵呵直笑,肉团团的手捉着李尔的指头,含糊不清的喊了声叔叔。

    看到李尔,钟间皱了下眉头,“你怎么来了”

    “来劝动你啊,乔其乔和我一起去埃及有什么不安全的了,至于这么大动干戈还吵架么”李尔的口气里带着调笑,走上前去,捏了捏和颐的脸。和颐努了下嘴,瞪着眼睛看着李尔。

    “至于。”钟间冷冷的回了一句,“我下个月要和乔儿去东京,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带着瞳瞳去东京好了,反正朋友么,大家在一起热闹。”

    听到瞳瞳二字,和颐的眼睛突然一下亮了。不过马上又变回了平日了那副表情,努了下嘴,“李叔叔,瞳瞳哥哥也去嘛”

    “瞳瞳去你让我去吗”李尔俯子,看着和颐。

    “如果瞳瞳哥哥要你去,我就要你去。”和颐很认真的到。

    乔其乔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,再看向钟间的时候,发现自己老公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。不过因为是宝贝女儿的要求,便也只能摆着一张臭脸在那儿着。最后他还只能听着自己的女儿亲口答应了李尔,让他一起跟去东京。

    再过一会儿,李尔把乔其乔的一双儿女都骗上了车。钟氏夫妇乐得清闲,甚至连饭也不用做了。钟间嘱咐了李尔好几句,这才放行。

    “钟爸爸,至于吗李尔是我干哥哥诶,这么多年了,你需要这么敌视他吗”乔其乔半是调侃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钟间很果断的牵起了乔其乔的手,“必然,这人倒现在还没再婚,又天天在你身边打转,总觉得他不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乔其乔哧的笑了一声,“天底下就你最多心”

    “晚上想吃点什么,我给你做。”两人坐在车里,钟间问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乔其乔歪着脑袋,想了想,然后俯在钟间的耳边声的了一句

    ”吃你。"作者有话要写完了,没有了,就酱紫了。然后我就去写游执了,你们乖乖的撒花。给力 "xinwu" 微鑫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