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卷 心之所向 第五十四章 深山开血莲
    第五十四章 深山开血莲

    三骑冲出海桃镇,向分划大竴王朝北部和中部的城市魁斗城而去,马上是冬松、霜叶、沉冰三人。

    正如寒朿所说,魁斗城几乎算是郑世贤的领地,冬松等人要去魁斗城向郑世贤的人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这几日,魁斗城戒备森严,进出城市的人都会受到盘查,目的就是为了抓住郑玉清。冬松三人快马加鞭来到魁斗城,领头盘查进出人口的一名队长认出他们三人,让盘查的官兵让行,冬松三人骑马入城,向城主府一路直去。

    冬松他们三人出自西坊,身份特殊,每次行动几乎都带着皇帝的意志而行,更有西坊的身份牌,虽然没有职位官权,但是足以形成震慑,让当地官员配合他们行事。

    三人驾马来到城主府,只见今日的城主府守卫众多,格外森严,冬松率先驭马而停,一名守卫长立即从大门口快步走下石阶,来到冬松面前说道:“冬大人,快进府,殿下等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冬松心中一凛,没想到当今的贤王亲自来到了魁斗城,冬松点了点头,纵使万般难受,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见郑世贤了。

    冬松和霜叶、沉冰三人进城主府。

    冬松三人跟随着那名守卫队长在城主府弯弯绕绕,最终来到府中花园,花园门口同样也是有多名士兵看守,守卫队长将冬松三人带到这里后,就返回岗位了,然后又换另一名士兵带他们三人进入花园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花园中,在一排假山之后,一处小湖之边的亭子里,一身蟒服的郑世贤在小湖边垂钓,钓鱼讲究气定心沉,身心放松的同时专心于手中鱼竿,不过此刻身体弯曲,用双手支撑在腿上的郑世贤心不在焉,心思已飘千万里。

    想过了冬松三人带着郑玉清的尸体或者头颅来见他,想过了起兵包围皇城,逼进皇宫,父皇以及文武百官不得不认可他这个新帝,想过了朝廷和江湖的大一统,大竴王朝在他的手中固若金汤,并且具备无双杀力,到时练兵数年,用在一时,国战开启,大竴王朝将要吞并周围的王朝,在他郑世贤的手中翻开不朽的荣耀篇章。

    郑世贤想的入神,身后的石椅上面坐着两人,一位是魁斗城的城主,大竴王朝的在职官员,管理着魁斗城,一位身穿红袍,脸色惨白,神情却自然且有神,在朝廷中可谓是万人之上,是西坊坊主兼大内总管的魏贤。

    在有人进来通报冬松三人回来后,亭子里的三人全都心神一震,对冬松三人的出现颇为期待。

    冬松三人来到亭子,脸色尽量显得平静,但是站在那里如同三名昨晚没有做完夫子布置下来的作业,今日没有作业可以交的学生,浑身不自在,眼神也不知道该是看郑世贤还是直属上司魏贤。

    郑世贤都不需要问了,一个敢起造反之心的人,岂会是愚昧无知以及不懂察言观色,郑世贤笑容玩味,手中的鱼竿直接插在亭子边缘的土里,然后看向魏贤。

    宫里最大的太监魏贤脸色难看,还是开口问道,希翼那个想要的答案,“人呢?”

    冬松作为大师兄现在只能站出来讲解故事的来龙去脉,比如寒朿叛变、戾炎不济事被一名少年反杀、又有一名年轻女子出手将自己击退,带着郑玉清他们离开,一波天花乱坠的讲解之后,冬松低着头,不敢看自己的师父,生怕他老人家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的头拧下来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郑世贤摇头叹息,从钓鱼椅子上起身,走到煮着茶摆放着点心的石桌旁,坐了下来,说道:“魁斗城他进不来,能进来也不会进,城中现在盘查那么严,进了城就难出城,他想要回宫,不会冒这个险,水路复杂,费事风险也大,所以郑玉清应该走的山路,绕过魁斗城,经过过溪镇,那么我就输了。

    魏公公,该你出马了。”

    郑世贤看了看低着头的冬松三人,又道:“不管现在郑玉清身边有几个江湖高手,要是魏公公你也失败了,那么过溪镇依旧会是郑玉清的葬身之地,难道我的五千铁骑还杀不死几个凡人?”

    魏贤动容,看来郑世贤也是破釜沉舟了,万千铁骑北上无人区,没有任何理由,一旦失败,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余地。

    魏贤起身,“明白了,我现在就带弟子进山追杀郑玉清,我们现在是拴在同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,自当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魏贤没时间去训斥冬松这三人废物,也没有时间去细究戾炎到底是生是死,要是死了又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三骑刚从魁斗城西门进去,很快便有四骑从魁斗城的东门而出,一袭红袍领头,三骑在后面紧随,身下的马匹全速奔腾,入山而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郑玉清一伙人确实走的是山路,山路曲折坎坷,但是走在猎人、砍柴人开出来的人行道还好,算得上通行无阻,但是一旦绕着魁斗城而深入山林,就难走得非常,对于郑玉清这种娇生惯养、武功也不高的人来说几乎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到达成年人腰部的高草,山石偏僻的崎岖路,甚至大树杂生之间的缝隙高低不平,这种路段常有,郑玉清只能在高苇的护送中前行。

    而在郑玉清在内,包括苏青的四人,都不知道他们在山林深处穿行的同时,身后有一道身影在跟随着他们,那道身影立在大树之巅,远远在他们身后跟随着,每一次跳跃,都是从一棵大树之巅轻灵地跳跃到另一棵大树之巅,如一位虚幻飘渺的山中灵,而跳跃的长远以郑玉清他们行进的距离而定。

    在山中艰难前行了半天,终究是夜幕降临了,然而那以一袭红袍为首的四骑,自东门而出之后,又返回魁斗城,自西门出,在一处交叉路口进山。

    魏贤也是气懵了才没想到,只要寻着山路那些荒无人烟之地突然出现的踪迹,那么很容易就可以顺着那些踪迹,追上郑玉清他们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郑玉清四人睡在一棵大树之下,现在是初春时候,又在山林之中,原本落日那段时候就已经山风冷寒了,此刻入夜之后,山中的阴气逼人,苏青、高苇和寒朿三人都没有太大反应,苏青自不用说,纯正的练气士,当灵力流转流淌过全身,自然可以隔绝山间寒气。

    寒朿本就练的是阴性的武功,所以耐寒的能力比之在一旁会发抖,只能靠着体内真气的消耗而取暖了的高苇还好得多。

    体内真气可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郑玉清最是受苦,寒朿的真气属阴,所以要是寒朿将自己的真气过度到郑玉清体内,非但无法取暖,反而会让郑玉清感觉更加冰寒。

    苏青只好引动体内灵气,把手放在郑玉清的肩上,灵气从掌心没入郑玉清的体内,帮助其保暖。苏青也想过把手放在郑玉清的头上或者手上,不过后来想了想不太妥当,毕竟男男授受不亲。

    就这样艰难地度过了一夜,当晨曦照射群山之中,寒气被消散,山里雾气弥漫,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清新的气味,眼前的景物在晨曦之下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小鸟的叫声叽叽喳喳地回荡在上方。

    郑玉清他们四人贪早启程,还好郑玉清没有受了风寒,否则会很麻烦,但是从桃子楼出来之后他们就再没有进食过,身上也没有食物,对于苏青、高苇和寒朿三人倒不是太大的问题,苏青其实也饿,体内红尘链碎开而产生出来的升华之气,吸收的同时壮大己身,但是就要补充那些壮大之后形成空虚的地方。

    五谷杂粮是最低等的补充,然后是牲畜血肉,再上是灵药灵药,里面蕴含大量的灵气精华和补充以及强化己身的特色物质,再者妖兽的血肉自然也是大补之物,境界越高就越补,相反妖怪杀人吃人,也是这个意思和道理,大妖对于那些练气士的吃食,其实跟人类修士捕食妖怪,将妖怪的肉吃掉是同理。

    苏青是因为红尘链壮大己身才会感觉到饿,所以只有饿感,对于身体不会造成伤害,也就不会因此四肢无力,形成负面状态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郑玉清要饿死了。

    但是四人都心照不宣,醒来之后活动身子,就开始赶路了。

    这一程山路过来,身为大竴王朝当今大皇子的郑玉清,没有喊过累,一路无声,有什么难受的事咬着牙就过去了,心里肯定难受,也肯定不习惯,但是忍了下来,就已经很好了。

    就算苏青他们尽量不耽误时间,但是后方有一袭红袍已经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苏青他们在清晨的第一声鸟叫便醒来,但是魏贤他们虽然也休息,但是人家四个人睡的比狗晚,起得比鸡早,追寻着一路上的痕迹,来了。

    苏青等四人在清晨山中的雾气里穿行,高苇昨天都是带着郑玉清的,今天睡起了一觉的郑玉清见路段是大树林立,但是之间缝隙足够多人奔跑,就要自己前行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看到了林中有人为的迹象,四人都是露出喜色,看来是走出了深山老林,来到了人迹所到达的地方,这样只要他们寻着那些猎人、砍柴人留下来的痕迹,就可以走出大山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绕过了魁斗城。

    然而,后方一股灵力波动从小在慢慢变大,向着苏青他们在快速靠近而来。

    苏青第一有所感觉,停下脚步猛然回头,然后高苇、寒朿和郑玉清都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高苇和寒朿见到苏青如此,也转头看去,随着那股在他们感觉中是真气,又不太一样的灵力波动越来越强烈,他们知道有追兵追来了。

    寒朿感受到那熟悉的强大气息,身躯忍不住发抖,想起了在西坊的黑暗岁月,想起了如恶魔一样的魏贤。

    “是师父,师父他……他亲自来了!”寒朿害怕道。

    很快,一道身影就出现在了雾中,隐隐约约可以看得到雾中一道红色,临近之后,一袭红袍的魏贤体内的灵力激荡着,显然可以称得上是功参小造化,也算得上是练气有成了,纵使因为天赋的原因,又或者当了太监,失了阳气的原因,还没到问灵境巅峰,但是五十年来潜修的灵力称得上精纯,比上苏青至少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冬松紧随魏贤而至。

    不用多说,一场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魏贤体内的灵力涌动,全身上下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红色之气,宛若在这深山老林之中,开出了一朵血色莲花。

    <br /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