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047章 阿珩,你怎么不叫了?
孟娬抬头指了指天上,“你抬头看,今晚好多星星。”
“……”
殷珩没抬头,只是半低着眼帘看着她。孟娬道:“你看我作甚,看星星啊。”
殷珩道:“你能换个借口么?或者干脆点直接来……”
话音儿一落,孟娬手上又是一个猝不及防,力道精准地敲在了殷珩的腿上。
殷珩齿关没咬住,又是溢出一声闷哼。
孟娬道:“虽然心疼你很痛,但你的声音听得我着实兴奋。”
殷珩:“……”
起初殷珩只是握着孟娬的肩头,孟娬也没吭声,后来她隐忍道:“阿珩啊,你再用点力,大约我的肩膀就要废了。”
殷珩才意识到,自己的力道用得过头了。
他再无法忍,手臂一把圈住孟娬的身体,把她捞进怀里抱住。
他身体本能地绷紧,充满了男子气息的怀抱非常强势而有力。孟娬只能紧紧地压着他的胸膛,有点担心压到了他的伤口,但是殷珩却一点不担心,恨不能更用力。
孟娬手上捏着他的腿骨摸索回位,凝神之余,又略感遗憾。
因为这次殷珩抱着她时,除了痛到极致把头埋在她肩窝的衣服里,泄露了紊乱的呼吸和几声低喘以外,没再发出其他声音了。
孟娬道:“阿珩,你怎么不叫了?痛就叫出来。”
殷珩喘了两口气,嗓音极其沙哑低沉:“不是说我叫得你心慌吗?”
孟娬道:“但是听到你的声音,我浑身充满了力气。”
殷珩起伏地呼吸着,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青草药的气味,竟让他意识混乱之中觉得如此好闻……
殷珩轻扯了扯嘴角,不知是无奈还是好笑,“就有那么想听?”
就算殷珩不像上次那样,可他抵在孟娬的肩窝里时那急促的呼吸和低喘,也足够让孟娬心尖儿颤颤了。
而殷珩跟孟娬说话了,闭口不及,孟娬手上稍一用力,他喉间就蓦地溢出了一声呻丨吟。
更痛的还在后面,孟娬不再与他玩笑了,手上摸索研磨着将碎骨归位,这个过程非常缓慢,还要一遍一遍地捋,不能错过一片碎骨残留在皮肉里。
不知不觉两个人都是满头大汗。
他的怀抱十分炙热,他的气息接触到孟娬的皮肤,先是掠起一层鸡皮疙瘩,而后熏得她阵阵耳热。
孟娬也不知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他说的,道:“快好了快好了,再忍忍。”
殷珩竟还安慰她:“都已经这样了,还有什么是不能忍的。你不要心慌。”
孟娬伸出空着的一只手抚上他的后背,轻轻拍着,嘴上占便宜道:“我就是见不得你痛,痛得我心都要碎了。”
“阿娬。”须臾,殷珩低声唤她。
孟娬轻轻回应:“嗯?”
他问:“你对长得好看的人都这么说吗?”
孟娬道:“不,我就只对你一人说过。”
殷珩抵在她肩头低着眉眼,看不清脸上神情,只是扣着她腰上的手臂暗暗收得愈紧。
渐到尾声,夜风吹过,孟娬身上出了一层汗,蓦地觉得有点凉。
但她被殷珩抱在怀里,却觉得他怀抱那么温暖。他的气息犹在耳畔,让孟娬觉得这个人这般真实,这般地需要她。
孟娬摸摸他的头,流泻在指尖的发丝分外柔软,道:“最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。往后就等你的腿慢慢复原,总能够再站起来的。”
她照例用绷带和细长的木板把他刚捏合的这条腿也固定起来,施以银针给他镇痛。
月色流莹,白辉如玉,静静地洒在屋檐上,洒在院子里。
殷珩脸色在月光下非常苍白,仿佛初冬时节里第一捧纯洁的雪,越发衬得那双淡色的眼深邃,轮廓俊美无暇。
晚饭后孟娬就借着灶膛里的余温往大锅里焖了一锅水,眼下正温温热。
孟娬给他擦了擦身子,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口,有一些因为方才太用力而绷开了,明天需得重新上药。
殷珩换下来的衣裳,她就舀水缸里的水洗一洗,再在院子里晾一晚明天就干了。
只不过这样比较费水,水缸里的水用完了明日还得去乡里井口处挑,因而平时都是去河边洗的。
孟娬做好这些,把殷珩推进屋子里休息,自己再去冲了个温水澡,一身清爽地回来睡觉。
不想殷珩靠在墙边,正睁着双眼,还没睡呢。
孟娬眨眨眼,道:“怎么不睡,是不是痛得睡不着啊?”
殷珩温声道:“在等你回来,现在可以睡了。”
孟娬闻言,低低地笑了起来。心里的满足感别提了。
第二天孟娬起身,让殷珩再躺一会儿,她要借他的轮椅一用。
她往轮椅上放着两个水桶,推着就去了乡里的井边。
不需她吭哧吭哧地挑水,只需要把水桶装满再推回来,几个来回就能把水缸给灌满。
晨光熹微,微风和煦。
院子里的白衣轻轻飘拂,十分柔软。孟娬忙完了回来,收了衣裳就进屋给殷珩换上。
······
说起孟蒹葭,昨天回到家后,哭得梨花带雨,孟大还安慰了她好一阵子。
孟絮絮见她最心爱的裙子被烧了一个个的黑洞,秀美的脸上还沾着黑灰,总之是很惨,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我说你怎么一去一上午都不回呢,原来是绕去了孟娬那个小贱人的家里。你肯定是去偷看她家的那个上门婿了吧。”
孟蒹葭哭道:“我没有,只是刚好从他们门前路过,二婶忙得叫我帮她一下,我又不好推辞,所以才进去了一会儿。”
叶氏愤愤道:“我看他们就是在炫耀!那把火怎么没把房子给烧起来呢!”
贺氏和孟大一问,才得知,原来孟娬家墙角的枯草堆被火星溅到了差点烧着了房子。
孟蒹葭抽噎道:“他们家新落成的房子是木造的,若是真烧起来,肯定全烧没了,不容易被扑灭的。还好发现得及时……”
乡里好点的房子都是木制结构的,差一点的便是泥巴和茅草搭成的,不管哪种,都经不起火烧。
孟蒹葭这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,却听得孟大家的人暗怀鬼胎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