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3第42章 请勿
    一进赛道,每个人的心跳都开始加速了。引擎牵引出的咆哮声,还有橡胶轮胎与地面发出的摩擦声,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感官。

    “还蛮有意思的嘛,虽然我不会。”她双手撑在栏杆处往下望着,一辆一辆车从她的眼下冲过去,乔其乔晃着钟间的手,“咱们也下去玩吧”

    “是啊,钟二哥,你先去熟悉下赛道,咱们今天来比一下。可能别的事情上我赢不了你,但是,”着,何其难箍住何其意的脖子,“我觉得我哥俩的默契你们的是赢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开车就开车,还非要默契”乔其乔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早先跟你过了吧,蒙着眼睛开车,是真的,不是玩笑。”何其难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何其意,“哥,我俩还没输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恩,那是自然。”何其意看着钟间,“怎么样,今天比一下”

    “sure”钟间问了一句,“我可以开我的那辆幻影吗还是我俩要换车开”

    “靠,”何其难不自觉爆了一句粗口,“哥,我真觉得你和钟二哥是绝配。你的那个欧陆和他的那个幻影,也真是绝配。”

    “何其难,你这话的时候,能顾虑一下我吗,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分分钟应该被做掉的人。”乔其乔故意掩着心口,一副受伤的模样。

    钟间在她的脑袋上拍了两下,“别装可怜了,咱们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乔其乔系好了安全带坐在副座上,她好奇的四处打量着这车,随口问了一句,“你可以开这么贵的车么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,我妹妹的。她开了几次之后嫌造型太笨重又没什么驾驶乐趣,就转手卖给我了。”钟间一边解答着她的疑惑一边适应赛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乔其乔倒突然想到了袭非先曾经跟她过的事情,孔雀开车很厉害,的确不假。

    “多一句,这个是袭慈俭送给她的结婚礼物。”

    乔其乔倒抽了一口冷气,“她就这样把她老公送给她的礼物转手给了你”

    “纠正你一下,是转手卖给我,跟市价一样,没有打折。袭慈俭也乐意,他觉得他老婆头脑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乔其乔完全不能理解那个头脑很好的想法。不过这是别人的事,别人乐意,那也就行了。她专心看路,感受拐弯和跑圈的速度,又时不时开始掐着秒表计算时间。

    就这么跑了几圈下来,乔其乔大致把钟间的习惯速度和踩刹车的反应也摸得差不多了。她问了一句,“你要不要试试你最快的速度,我好习惯一下,等下给你指挥。”

    钟间嗯了一声,“我把油门踩到底了,你适应下。”

    那种速度飙起来是真的很可怕,油门踩到底,表牌上的指针直接是飘上去的,乔其乔居然开始慢慢享受这种极端的速度带来的感受,她一点都不怕,因为坐在她身边的人是钟间。

    几圈下来之后,他缓缓把车停下。乔其乔也松开了安全带,开了车门下去伸了个懒腰。钟间撑在车门上看着她,“怎么,我都不觉得累你还累了”

    “恩,确实。琢磨你开车的速度方向盘的角度还有转弯的弧度真的好累。”她伸手点了点太阳穴,“脑子要炸了。”

    钟间倒是没想到,随口了一句,“你,我是什么个习惯”

    “入弯的时候不松油门,出弯的时候才松;跑直线前几秒不看路面只看表;喜欢切直角不走多余的路。所以在第三个弯道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胃都要掉了总之,我记路的时候你也没闲着,我敢打赌,即使我不在车上,你也能闭着眼睛顺利跑完。”完之后她歪了下脑袋,“难道不是么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胜券在握的感觉,所以事必躬亲,必须得要有把握。”钟间话的时候不同于往常的温和,眼睛里光芒不容觑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他,那个骄傲得不可一世的钟间。

    而这个骄傲的人,唯一感受到胜券不在握的滋味,是在乔其乔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步一步在驯服这头兽,让她的行为在自己的掌控之内,免得又会发生诸如以前的麻烦。那种能力范围之内可以预防的事情,钟间一定会把它扼杀在苗头刚露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喂,二位练好了,不准备多来几圈”何其难扶着车门看着他俩,一副自得模样。

    钟间和乔其乔两人相视一笑,钟间转过头去看着那个还坐在车里何其意,冲着在外面的何其难,“只看你二人练好没有,我们随时可以开始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话到这个份上了。两方也就把车开到了处。场子也清了,拿旗子的裁判也好了。钟间有些不适的拉了拉罩在眼睛上的眼罩“如果等下车翻了也算是死同穴了。”这话的时候,他倒是无所顾忌的耸了下肩膀。等到裁判的一声令下,油门的轰鸣高昂,但车内很是安静。乔其乔刚刚完什么时候左转,钟间马上加了一句“乔儿,没听出来我刚才的是情话么”

    她的心跳猛然一震,左手紧紧的捉着裙角,“钟间,现在左转,三秒左右踩刹车松油门。”

    钟间笑了笑,依言照做,过完之后踩死油门稳稳的捉着方向盘,“你,我要是赢了这场比赛,你嫁给我怎么样”

    乔其乔彻底忘了自己要干什么,她只觉得脑子里面就像在下雪,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尽头。但不自觉的,眼泪就滴了下来,一滴一滴的往下坠。

    这是在求婚这真的是求婚乔其乔傻在了当场。一向自诩不蠢的乔其乔,这一次,失去了所有的思维,连大脑都没办法操控她的动作了。

    两车的距离只差分毫就要擦上了,待乔其乔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声提醒了一句,“往右打盘子,两车要撞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带着喑哑,很明显是哭过的声音。钟间颦眉,然后狠狠的,向左打了方向盘。两车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远处在终点的人都不禁倒抽一口冷气,准备上前查看这里的情况,何其意都准备伸手掀下自己的眼罩

    接着,钟间松开了刹车,转动方向盘,侧过脸问了乔其乔一句“怎么回上正轨,你来指挥。”

    她依言听令,开始指挥。钟间对她下达的指令丝毫没有犹豫,连乔其乔都觉得这样的行为让她觉得心暖。

    这样全心全意的相信她,简直就是把命交到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乔其乔声音,了一个字,“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车子稳稳冲过了终点。他缓下了速度踩了刹车,掀开了眼罩之后看着那个哭得鼻头泛红的乔其乔,“抱歉我现在没戴戒指,容我明天补给你”

    “那明儿得给我补给带钻的,克拉数了我就反悔了。”她讲话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鼻音,但是嘴边的笑,是怎么都止不住的。

    他拉过乔其乔的右手,在无名指的指节处吻了一下,“聪明人才看得到的戒指,我给你带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钟间,你真是”

    乔其乔又哭又笑,半是娇嗔的了一句。

    是,他真是。为了赢得彻底,不惜撞车,逼得人认输。他扬唇一笑,“我了,我做事一定胜券在握。”

    这话完,二人下了车。何其意和何其难走上前来。何其意无所谓的耸了耸肩,“钟间,送修的费用你得全包。”

    钟间刚刚求婚成功,这还会抠门那点儿修车费他走过去拍了拍何其意的肩膀,“那是自然,不过刚才事情,抱歉。”

    何其意的表情晦涩难辨,钟间只当是对方因为车撞了又输了比赛而不开心。其中的各种意味,大概也只有何其意自己才知道为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诶,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咱们哥俩这么久没见了,顺便把他们都叫着,跟你们点事儿。”边的时候,钟间还回头看着那个被缠住的乔其乔。她来侧着脑袋正在和别人着什么的,这会儿好像有心灵感应一般抬起了脑袋,看向了钟间。

    两人隔着好些距离相视一笑。钟间这才回头看向那个盯着他的何其意,调侃了一句“怎么,羡慕啊”

    何其意也附和的笑了笑,“对啊,羡慕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得像你没人要似地。我跟他们打电话,你晚上不许回部队啊。犯规都得跟老子留下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。玩到傍晚的时候纷纷驱车离去。钟间丝毫不介意的开着那辆左边车头撞凹了的车,倒是一副自在模样。不过刚刚开出场馆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s直直的冲了过来。一副不要命的做派。

    钟间刹住了车,脸上有些薄怒。他松了安全带下车走出去,这才看到从那个车里走出来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纪著。

    他斜倚着车门,两车车头不过隔着十厘米的距离。他伸手向钟间打了个招呼,“钟二哥,向你问个好。顺便,乔儿在车上吧”

    “有事”钟间搭腔,也不跟他动怒。

    “有啊,今儿是我和她的订婚宴,没理由未婚妻不出现吧”他笑起来的时候一张脸艳丽中又带着诱惑,简直就是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“你想过你这句话的后果没”钟间走上前去,揪住了纪著的衣领。

    对方一脸笑容保持不变,眼神挑衅,“那你想过你这一拳头揍下去的后果没我跟你打赌,乔其乔一定会跟我订婚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钟间的拳头就下去了。纪著的脸狠狠的侧到了一边。他的表情依旧没变,嘴边的血混着魅惑的笑容更添诡谲。钟间的手刚刚抬起来,却被乔其乔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钟间,住手”她的眼神藏着慌乱,拼命的拉着钟间的胳膊,“别这样福利 "xinwu" 微信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!
为您推荐